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1228章 頒令

-

惠平氣得肺都要炸了,這些年,她就不曾遭受過挫折。冇什麼競爭是她擺平不了的。

她冷冷地盯著吳大人,怒道:“好。好,好得很。你且等著,本公主絕不與你善罷甘休!”

吳大人神情肅穆。躬身行禮,“送公主!”

惠平拂袖而去。

與她的醫館對比。元卿淩安康堂十分繁忙,這是元卿淩最想做的事情。從最初在貧民街上看到胡名開始,她心頭就一直懸掛著醫療改革這件大事,說到底。其實她反而要感激惠平,因為如果不是她咄咄逼人,為了增設醫署的事情挑釁她。她不會鐵了心。耗儘所有積蓄開設醫院和這麼多家醫館,她原先的計劃。隻是讓大夫們去醫署上班,緩解醫療壓力。

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反而是最好的,她的醫院和醫館不是體製內的,很多醫療措施可以自己製定,中間就冇有**這一層。

那些大夫的假意投誠。是她安排的,她知道惠平會挖她的大夫,既然如此,就順水推舟,配合四爺對惠平的耗錢打擊,讓她新開的醫館雷聲大,卻下不來一滴雨。

這些大夫,除了與她有合約在身之外,還因為他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在她所開設的醫院醫館裡,大夫不在像以前那樣,表麵被人尊敬,背後被人斥罵,因為拖病在這個時代,太常見了,病人都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完全冇有辦法。

為醫者,其實最初都有仁心,隻不過漸漸地便被行業汙染,同化,到最後認為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可她醫學院出來的人,隻是剛剛接觸這個行業,懷著本事出去治病救人,在這些年輕人的心裡,金錢的利益,反而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那份被人敬仰和救治病人之後的成就感。

這就是惠平挖不動她的人最根本的原因。

自然還有一個原因,便是她給大夫們開的工錢很高,她不分成,因為一旦分成,就會挑戰人性,長久之後,大夫為了多賺點銀子,會故意開貴一點的藥,這最終還是會走上惠平的那條路。

所以,她用的是高薪養廉的辦法。

朝廷最近頒佈了兩項舉措,一項是製定藥物價格的上限,一個開設醫館要通過稽覈取得資格證,可見朝廷最終是開始慢慢地整頓醫療市場。

所以,臘月十五這天,她入宮去麵見明元帝。

她跟明元帝提出,希望以後由太醫院成立醫學院,麵向全國招生,學成之後,在醫署實習三年,然後可以出去開醫館或者到彆人的醫館裡坐堂,興辦學院的權力,在朝廷的手中,朝廷培養出來大夫,直接頒發執業資格證,而醫館自己培養的大夫,則要通醫學院的考覈,纔可頒發資格證,也就是說,以後有大夫要自己帶徒弟,帶出來了必須要先考取資格證,纔可坐堂行醫。

她希望,醫療大權,最終是掌握在朝廷的手中,有規章製度,有律法保護,因為,醫療是最不能有自由市場的,至少,北唐不能。

明元帝聽了元卿淩的提議,並不同意,因為這樣一來,就增加了朝廷的開支,且對現在的醫療全麵革新,增大了朝廷的壓力,加上之前師父帶徒弟是曆來的行規,行規改變,是會引起震盪的。

說白了一句,明元帝希望一切都維持不變,他可以調整一下,可顛覆的改變讓他暫時無法接受。

元卿淩今天是鼓足了勇氣來的,她站著和明元帝說了差不多一個時辰的話,站得雙腿都完全冇了感覺,她道,改革是會有陣痛,但是對朝廷的長治久安有好處,醫療不再是北唐的痼疾,她如今所開設的醫院醫館,就好比是春天裡先綠起來的一個小角,最終,漫山遍野,都會被染成這種翠綠。

明元帝啼笑皆非,看著說得聲音都有些沙啞的兒媳婦,可見她說得著實也冇辦法了,連這般蹩腳的比喻都拿出來說。

其實,在這一個時辰裡,他也漸漸地被說服了,元卿淩早些年第一次提出興辦學院的時候,他不同意,因為充滿了艱辛和未知,他怕大夫們會聯合起來鬨事,怕百姓真的求救無門,如今雖然說不完美,但到底病了的話,有銀子就有命。

甚至元卿淩當時開設醫學院的時候,他也覺得是玩票興致,可哪裡想過,今時今日她培養出來的大夫卻迅速站穩陣腳,讓百姓信服。

所以,看著這個滿臉熱忱的兒媳婦,明元帝到底是被說服了。

翌日,明元帝請了元奶奶進宮,與她在禦書房裡商談了足足兩個時辰。

最後,一道旨意下去,增設機構太醫署,由元奶奶出任太醫令,曹禦醫出任太醫丞,醫監醫正由老夫人舉薦,成立太醫署衙門之後,各地州府也要增設醫署,受京中太醫署監管,興辦學校,培養以及考覈醫療人員等。

各地增設官府興辦的醫署,增設的醫署,由各地衙門自負盈虧,但診費和藥物價格受太醫署和惠民署監管,每年朝廷會派惠民署官員下去審查,但凡審查不過的,官員一律問罪。

老夫人一上任,便馬上頒令,從京中到各地,成立養病院,收容聾啞人、盲人、跛足、瘋人和殘廢廢者進行集中療養。

各州府一定要有一所時疫醫院,專門收治傳染病人。

各州府也必須要開設一所癘人坊,收容麻風病人。

於各州府臨山地方,開設庵盧,收治精神病患。

這個時疫醫院,癘人坊和庵盧,在各州府必須要有一家,這是硬性規定,每個季度要跟太醫署稟報這三家醫院所收容的人數,治癒的人數。

命令頒佈,迅速送達各州府。

這些命令的頒佈,讓惠平十分狂怒,因為這意味著,她在京中醫藥行業的地位迅速被打沉,她開始像以前那樣,去聯合各個醫館進行抗議反對,甚至再度提出罷看病人,可京中其他的醫館見之前鬨那一波,卻被安康堂搶走了大部分的病人,哪裡還願意跟著惠平去鬨?紛紛拒絕了她,按照朝廷製定的方案,降價,考覈,取資格證,忙都忙不過來,還管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