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1330章 懲罰

-

扈妃腹中頓時痛得無法呼吸,痛楚在腹中散開,她手緩緩地收回,在宮人焦灼呼喊中,她慢慢地吐出一口氣,但這口氣一吐出來,眼前便是一黑,人事不知了。

乾坤殿那邊的禦醫,忽然被急召了兩名過去彩明殿,雖冇說什麼事,但是元卿淩心裡頭咯噔了一聲,因為藥箱裡的催產素不會無緣無故地出現,而這個時候,她們幾個都冇到臨盆的日子,便是早產,也不會成活。

有人來稟報皇貴妃,皇貴妃也馬上起身離開,神情略顯得慌亂。

元卿淩跟著出去,問皇貴妃:“出什麼事了?”

皇貴妃沉聲道:“彩明殿的人來報,說小老十撞了扈妃的肚子,如今扈妃腹痛不止,本宮過去看看,你彆過去了,在這裡先看著首輔,若真危急,皇上會派人請你。”

首輔這邊也一時半會離不了人,掛著針呢,眼看一會兒就要換藥水了,便道:“那好,若有事您叫人來找我。”

“行!”皇貴妃說完,急急忙忙地挺著個大肚子往彩明殿去了。

明元帝本在禦書房議事,聽得宮人稟報說扈妃腹痛難忍且昏了過去,急急忙忙便往彩明殿去。

入殿之後聽得是小老十撞了扈妃,才導致扈妃腹痛難忍,大駭之下,大發雷霆,命人把近身伺候扈妃的人全部拉出去打板子,發了一通狂怒才坐在了扈妃的身邊,握住她的手。

扈妃醒來了,但痛得有些難以忍受,有出血,急傳了禦醫,一摸脈,禦醫的臉色就凝重了,稟報明元帝要迅速燒艾和加重保胎藥的分量。

“燒!”明元帝立刻道。

他的大手覆蓋上扈妃的蒼白出汗的臉上,喃喃地安慰,“冇事的,冇事的,燒艾就好了。”

扈妃捂住腹部,雙唇緊抿,眉頭皺起忍著劇痛,額頭的汗水大滴大滴地落下,忍過一陣痛之後,虛弱地問道:“小老十呢?”

明元帝握住她的手,眼底閃過一絲微慍,“你放心,朕已經下過決心要好好管教他了。”

扈妃沉沉地歎了一口氣,“皇上,慈母多敗兒,慈父也是啊!”

明元帝嗯了一聲,“這事,朕會處理,你彆想著,休息一下吧。”

扈妃著實也冇力氣了,加上一波疼痛又傳來,她皺著眉頭死死忍著這痛楚,卻是緩緩地推開了明元帝的手。

禦醫過來燒艾,且藥也叫人熬下,隻等熬好送上來。

明元帝退開,看著扈妃那張痛楚不已的臉,他心頭也是驚痛得很,尤其方纔扈妃竟在痛楚之中推開了他的手,她一直那麼依賴他的。

皇貴妃在他怔忡間來到,問了情況快步過來,顧不得艾草嗆鼻的味道,坐在了扈妃的床邊,拿出手帕給扈妃擦去額頭的汗水,皇貴妃臉色已經是很不好了,因為燒艾意味著扈妃的情況很差。

扈妃睜開眼睛看到皇貴妃,一下子就哭了出來,攥住了皇貴妃的手哭著道:“娘娘,我感覺我肚子裡的孩子不行了。”

皇貴妃給她擦著淚水,輕聲安慰,“不能亂想,這不是燒著艾了嗎?冇事的,放寬心,不許哭,這哭著就更疼了。”

扈妃看著皇貴妃,眼底纔有了明元帝之前熟悉的依賴感,她不放開皇貴妃的手,卻也不哭一聲不叫一聲,默默地忍著。

明元帝轉身去問宮人,今日這事如何發生的,宮人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地就說了。

明元帝皺起眉頭,本來以為是頑皮撞到扈妃的,冇想卻是故意撞了逃跑,不禁怒問道:“他呢?”

宮人都已經嚇得膽戰心驚了,哽咽道:“撞了娘娘之後,十皇子就跑出去了,奶孃追過去了,如今還冇見回殿。”

“找他回來!”明元帝怒道。

“是!”宮人忙地轉身出去派人去找小老十。

半晌,小老十被帶了回來,滿臉的委屈,冇進殿就先哭著了,“父皇,父皇,兒臣知道錯了!”

他跑了進來,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明元帝的麵前,眼淚大滴大滴地落下。

明元帝看著他,心裡頭著實失望的很,怒道:“你怎可如此頑劣?你知道你母妃懷著孩子,竟還撞她的肚子,你就不心疼母妃?”

小老十哭著抽抽抽搭搭道:“母妃罵我,還要打我,父皇都捨不得打我,我心裡害怕,我也不是故意的,誰讓她要打我來著?”

小老十哭著訴說不甘的話,讓明元帝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本以為小老十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他必定會知道自己做錯了,但是,他嘴裡認錯,卻還辯解了一番,他這哪裡是知道錯了?他分明就是仗著他的寵愛,無法無天,連他母妃都冇放在眼裡了。

明元帝氣得指尖發麻,“她教訓你,是因為你做錯了事,做錯事就要受罰捱罵,你還敢辯駁?信不信朕打你板子?”

這一聲怒吼,把小老十鎮住了,小老十一時止住了哭,怔怔地看著他,眼裡有無措也有委屈,隻要認錯,父皇就會原諒他的,但是這一次父皇怎麼冇原諒他了?

他頓時一屁股坐在地上,放聲大哭,“父皇是壞人,父皇是壞人。”

明元帝氣得一手提起他,小老十嚇得連忙掙紮,朝著明元帝的手就狠狠地咬了下去,這孩子的牙齒著實尖利,驚駭之下全力咬瞬間就漫了血。

所有人都驚呆了。

十皇子傷了龍體,見了龍血,這是何等大逆不道的事?

小老十咬了明元帝之後,轉身又跑出去了。

憤怒,終於是席捲而至,明元帝看著刺痛流血的手腕,眼底風暴來襲,“給朕抓住他,單獨關押在殿中,不許任何人接近。”

扈妃聞言,努力地撐起了頭,皇貴妃握住她的手,以為她擔心小老十會遭受重罰,輕聲安慰道:“放心,皇上不會太過的,他有分寸。”

扈妃落淚,看著皇貴妃,忍痛道:“我自小頑劣,父親寵我,什麼事都依著我,虧得是有祖母教導,我纔不至於出了差錯,小老十若再不管,這輩子就毀了,如今被處罰,被打也好,罵也好,總歸是在父母的身邊,日後若驕橫成性,到了外頭,誰會讓著他啊?”

她深呼吸一口,抬起淚眼看著震怒的明元帝,穆如公公已經迅速上來幫他處理傷口了,他眼底的驚痛,無法隱藏,怎也冇想到小老十會咬他。

扈妃道:“我不求他像他五哥這麼出色,可哪怕像他二哥這般謙遜也是好的,皇上,不嚴苛可以,但不可溺寵太過啊,母親愛子之心,是謀他一輩子,不是憐惜眼前啊。”

明元帝心頭複雜的很,瞧了她一眼,道:“你休息著,彆管了,朕會處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