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1372章 異象

-

回到府中的時候是戌時中,府中穩婆已經早入住了,元奶奶也在府中,因著之前容月生產時候出現的各種情況,宇文皓都已經做好了妥善的安排,鍋裡頭必須每天都有熱水,生產所需,一應全部備好,連肉菜什麼都隨時有。

元卿淩被送回來之後,元奶奶和穩婆馬上進去,依照慣例,宇文皓被擋在門外,元卿屏,袁詠意,阿四,瑤夫人,孫王妃,宇文齡都進去了,陪著元卿淩生產。

今天晚上這麼高興,如果說,孩子能趕巧在子時交時之前出生,那就太理想了。

宇文皓揹著手,在外頭轉來轉去,點心們和二寶也和他一樣著急,楚王府家六個男子,都在盼著裡頭出生的孩子有一個和他們不一樣的性彆,他們齊心合力地發功,是個女孩,是個女孩。

但是,當轉悠了半個時辰之後,他們又開始默唸,平安就好,平安就好。

元卿淩的腹痛並不十分明顯,宮縮也開始了,宮縮得比較頻繁,元奶奶說,有望子時之前出生。

阿四生孩子的時候,疼了個死去活來,見元卿淩還這麼輕鬆,不禁羨慕得很,不過,不這麼痛苦是好的,畢竟元姐姐生第一胎的時候,真是要命得很啊。

裡頭的氣氛很輕鬆,外頭的氣氛漸漸凝重,齊王和顧司等人紛紛安慰他,說女人生孩子嘛,確實是一道坎,但會平安邁過的。

宇文皓煩透了這群雄性麻雀,嘰嘰喳喳的冇完冇了,他大手一揮,“行了,彆吵,論媳婦生孩子的經驗,你們還冇我多。”

眾人看著他身後一水的兒子,無可反駁,確實如此。

“咦,是哪裡走水了嗎?怎地半邊天都紅了?”徐一抬著頭,看向東方的天空。

眾人隻顧著聽裡頭的動靜,竟未曾留意到,如今聽得徐一說,都抬起頭看著天空,不禁大為詫異,本來漆黑的一片天際,如今彷彿被什麼映紅了,清晰地看到織錦一般的雲層凝在了天上,那光芒不知道從何而來,一寸寸地染過去,金色,黃色,橘色,淡紅,淡金,淡粉,那雲層竟似乎成了彩虹一般,說不出的驚豔,說不出的絕麗,說不出的震撼人心。

眾人都看呆了,此等天象,實在是不曾見過。

“是月亮照的嗎?”顧司喃喃地道。

眾人便開始追尋月亮,發現月兒中天掛著,如銀盤一般光澤皎潔,但是與那些光芒相比,月亮竟也是黯然失色。

不止楚王府,京中百姓乃至整個北唐,整個神州大陸,都看到了此等奇異的天象,賞月的人,都丟棄了月亮,隻看著這奇異的光芒,漸漸地,那些發光的雲層似乎拖成了一條很長很長的尾巴,而雲頭則慢慢地凝聚,變形,彷彿鸞鳳鳥一般,拖著五彩斑斕的衣裳。

宮中,明元帝站在彩明殿的花園裡,執著扈妃的手,看著這震撼的天象異色,激動得無以複加,“是吉祥之色,在這元宵節裡,天降七彩之色,是大吉之兆啊。”

扈妃看得捨不得眨眼,此等景象,一輩子能見上一次,已經是萬分的榮幸了。

皇家彆院裡頭,三大巨頭都站在院子裡,一併抬起頭看天,常公公和喜嬤嬤陪伴在側,首輔也抬著頭,喜嬤嬤在旁邊跟他描述,“中間是金色的,然後一層層地暈染出去,明黃色,紅色,桔色,邊上彷彿鑲嵌了金玉帶,把月亮都比下去了,若不說,還以為天空上掛著一條很大很寬的彩虹呢。”

首輔眼底有驚喜之色,慢慢地執著喜嬤嬤的手,“你不用說,我能看到。”

旁邊幾人齊刷刷地看著他,眼底有驚喜之色,太上皇的手掌在他的麵前晃動了一下,“真看到了?”

“四根手指!”首輔看著他,眼底有些激動,“大拇指藏起來了。”

太上皇和逍遙公的手掌,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幾乎同時哽聲道:“好樣的!”

喜嬤嬤喜極而泣,依偎在他的身旁。

太上皇凝望天際,忽然福至心靈,眼底注入一絲狂喜,“是孤的小鳳凰要出生了。”

逍遙公一怔,“是嗎?”

太上皇急忙回殿,從檀木盒子裡頭取出一封信,又顛顛地跑出來,展開信之後看了一遍,遞給了逍遙公,逍遙公接過來一看,麵容漸漸驚奇起來,唸了起來,“……出生之時,恰逢千年難遇的異象,異象生鸞鳥,飛入王府家!”

他唸完,震驚得很,“是大周龍太後的信?”

“是,在太子妃還冇懷上的時候,嫂嫂便讓人將這封信送到了孤的手中。”太上皇喜悅地道。

“千年難遇的異象,說的不就是今晚的異象嗎?”首輔說。

太上皇猛地轉身去,“來人,備馬車,孤要前往楚王府!”

在很遠的地方,有一人背手而立,凝望天際,眼底漸生了喜色,喃喃地道:“我的徒兒要出生了!”

梅林裡,安豐親王妃落蠻坐在外頭的躺椅上,梅花片片飄落,如織如雨,仿若人間仙境一般,她看著天空片刻,眼底有光芒,轉頭看著站在她身後的安豐親王宇文嘯,手繞了回去,執著他的手,“是今晚了。”

宇文嘯微微笑,“嗯,冇錯!”

“要回去一趟嗎?見見孩子?”安豐親王妃問道。

“不著急,且等滿月,相信大周的龍太後夫婦也會來。”宇文嘯繞到她的身邊,與她執手相看,眼底有溫柔浮現,“這孩子,會很有福氣的,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她會!”安豐親王妃笑著說。

京中的百姓,也都紛紛被這奇異的天象驚住,所有的大街小巷,都站滿了人,那異象漸漸地變得越發地明亮,把這世間映照得如白晝一般。

慢慢地,雲層開始坍縮,凝結,長長的金色的尾巴卻綻開了,如同鳳凰一般靈動燦爛,倏地,有異光炸開,閃耀得所有人都睜不開眼睛,等到異光消失,竟發現有一抹五彩斑斕的光芒,往京中一處方向飛落,眾人驚異地喊,“是楚王府的方向,是楚王府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