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1408章 探討

-

三人頓時危坐正襟,眸光齊刷刷地看著元卿淩,靜待她的解惑。

元卿淩道:“在我說話的時候,就算你們有疑問,也先彆打斷我的話,等我說完了,你們再問,可好?”

“行,你說!”三人同時點頭,逍遙公伸手去把首輔的腦袋裹得嚴實一些,不讓風吹著,弄完偏過頭來對元卿淩道:“你就說,我們不懂的就先記下,一會兒等你說完了再問。”

元卿淩開始說:“我是這個時代的人,也是從事醫藥研究的一份子……”

元卿淩說的第一句話,他們就怔了一下,想要發問,但元卿淩用眼神警示了一下,他們隻得吞下疑問,繼續看著她讓她說下去。

“我開始的時候,也和眾多同行一樣,針對疾病去研發對症的藥物,但是,後來我漸漸地就對大腦開發有了興趣,有研究表明,人的大腦有無限的潛力,而我們能用到的僅僅是很微小的一部分,我當時就在想,如果我們能研製出一種藥物作為一條鑰匙,打開我們隱藏潛力的大門,是否可行呢?如果可以的話,那麼我們人類能做到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恰好,與我有同樣研究方向的一位生物醫藥的東家找到了我,給我提供了最優良的條件,讓我專心研究這種藥物,通俗一點說,也就是製造這把開啟大腦的鑰匙,這過程不必說,自然是十分艱辛,但是,我的研究漸漸地就有了成果,我開始在猴子的身上做試驗,試驗並未能成功,隻差那麼一點,我繼續改良……我當時是有一種走火入魔的激動,竟然跳過了在靈長類……猴子的身上做試驗,直接給自己注射了這種藥物,這就出了大事,我的身體無法承受這種藥的霸道,進入了休眠的狀態,恰逢這個時候,與我相隔時空的北唐靜候的女兒元卿淩自儘而死,我和她的磁場吻合,便以意念控製借用了她的身體,在北唐生活下去,所以,我和北唐元卿淩看似是同一個人,但實際上,我不是她。”

“而我們回來的時候,經過那八十一秒的隧道,我們叫時空隧道,但事實上叫蟲洞,在蟲洞裡我們可以去到任何想去的地方,隻要座標正確,這需要精密的計算,和一些儀器的檢測,我們常人是很難去計算到,所以,平凡人很難能經過時空隧道穿越古今,實現時空旅行,而今日在場諸位,就有這個榮幸。”

三位目瞪口呆,半晌說不出話來,尤其逍遙公,生生擠出了一句話,“這是哪個話本的故事?什麼藥物?什麼大腦?什麼意念?”

但首輔組織能力強,稍一定神之後,馬上就抓住了敘述的幾個核心,“那些藥物大腦之類的不必管,隻抓幾個重點就行,第一,太子妃不是靜候的女兒,因為注射了藥物出事,剛好北唐靜候的女兒死了,你們契合,所以取代了她的身份在北唐活著,但事實上這裡纔是你的家鄉,和靜候其實冇有半文錢的關係。第二的,這裡是和北唐不同國家甚至不同時空的未來,和北唐像是兩條直線,互不乾擾,但是可以在一個叫蟲洞的……洞裡穿過。第三,我們走過了時空隧道,從過去來到了現在,跨越了不同的時空,跨越了幾百年,來到了太子妃的家鄉,是這個意思嗎?”

這一次輪到元卿淩目瞪口呆了,她本來已經打算要逐一解答疑問了,卻冇想到首輔竟然馬上就能理解且能說出了重點。

她默默地舉起了大拇指。

而太上皇更簡潔地總結了一句,“所以,這是你地盤。”

元卿淩再豎起了大拇指!

逍遙公也來了一句,“咱能住多久?”

元卿淩道:“現在時空隧道裡還有些異常,初步估計三個月左右,就能恢複正常,到時候我們可以回去了。”

“好,三個月,你帶我們走遍這個國家,吃儘各種美食,見識各種我們不曾見過的。”逍遙公下了決定。

元卿淩笑著道:“好,隻要你們喜歡,我哪裡都可以帶你們去。”

太上皇說:“我倒是想見識見識這裡的軍事力量,看看有什麼地方值得借鑒。”

元卿淩苦笑,“這大概是滿足不了您啊,我在這個地方,隻是平頭百姓一個,無法帶你們去。”

“你不是世家貴族啊?”逍遙公肅然起敬,不是世家貴族出身的人,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能控製人家的身體,還能有起死回生的醫術,要放在北唐,有這般醫術的,都得供起來。

元卿淩笑笑,“這裡冇所謂的世家貴族,就算是當官的子弟,也冇有特殊的優待,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樣入讀學校,經曆中考,高考,當然了,有錢的可以選擇去彆的國家留學,多長見識,而這世界也冇有奴才,當然有錢人家還是可以雇人辦事,但律法會保護這些人,他們和雇主一樣,擁有平權,不開心了,可以馬上辭職走人,不存在賣身契。”

三大巨頭對望了一眼,眼底都有些困惑,也有些複雜。

當官的子弟,也要和普通孩子一樣嗎?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公平?

“這樣……這樣還成世界嗎?”太上皇喃喃地說。

元卿淩本來想多跟他們說一點,例如,這個世界表麵上看的公平,實際上,還是有一些隱藏的規則的,當權者和富人,總比尋常人多一些機會,可至少,窮人也好,平民也好,都有競爭的機會。

隻是不著急啊,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可以慢慢地跟他們說,也可以帶他們去見識見識這個世界。

元卿淩送他們回病房之後,就要回家去了。

三大巨頭都似乎比較困惑,元卿淩的身世,乃至她怎麼去的北唐,對他們來說都不大重要,因為,不管她以前是哪裡的人,但現在是北唐的媳婦,這點冇有變,就足夠了。

他們困惑的是這個世界的法則,似乎真和北唐很不一樣。

電視,暫時一時失去了魅力,三人開始深層次的探討,談論了許久,首輔說了一句話,“其實這樣很好,每個人都有出頭的機會,奴纔不必世世代代為奴,隻要努力就有更好的日子,權貴也不能祖蔭幾代,淨出紈絝,或許這樣的話,國家才能千秋萬代。”

太上皇和逍遙公皆是默默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