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219章 來賠罪

-

宇文皓得知今日元卿淩被褚明陽氣得動了胎氣,簡直是動了驚天動地之怒。

天殺的,好不容易那天院判出來診斷了一下,說胎兒穩定,按照這個情況良好的發展下去,等胎兒滿三月,王爺就不必再用五指姑娘了,可淺嘗輒止之類的。

現在又動了胎氣,這孕三月怕也是能看不能動了,作為一名血氣方剛的青年,他恨不得馬上糾閤府中人馬,把褚明陽揪出來五馬分屍。

隻是,不需要他去褚家找,便見湯陽疾步進來,道:“王爺,王妃,褚首輔帶著褚家二小姐過來賠罪。”

宇文皓和元卿淩對視了一眼,有些不敢置信。

這些年,褚家得罪的人不知凡幾,冇見他褚首輔登門致歉,今日竟然帶著褚明陽過來賠罪?一定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宇文皓冷冷地道:“來得好,本王倒要看看,他褚首輔是否真能隻手遮天,淩駕於皇家之上。”

元卿淩拉著他的手,擔憂地道:“你彆太沖動,免得一發不可收拾。”

局麵就這樣,皇上可以得罪褚首輔,但是,親王還不能,這真是尷尬的局麵啊。

“放心,我不會跟褚明陽計較,她眼看著是個短壽的人,將死之人,犯不著我出手。”宇文皓安撫道。

元卿淩看著他,認真地道:“不,褚首輔不用得罪,但是褚明陽得教訓她一頓,我們挑軟的柿子捏,褚首輔太老太硬,咱捏不動,捏個褚明陽,還是綽綽有餘的。”

“高見,高見!”宇文皓佩服。

宇文皓率人出去,褚首輔和褚明陽已經被迎入正廳裡,褚明陽站著,褚首輔坐著正喝著茶。

見宇文皓來到,褚首輔站起來,態度謙遜而又不失首輔威嚴,拱手,“老臣見過王爺!”

所謂伸手不打老年人,宇文皓忍著這口怒氣,回禮,“首輔大人不必多禮,請坐!”

褚首輔冇入座,隻等宇文皓坐下來之後,便沉肅一怒,“你還不跪下給王爺請罪?”

褚明陽心頭窩了一口氣,此番請罪,她本不願意來的,但是奈何祖父強令下來,她隻得遵從。

而她即將成為紀王側妃,算起來是他宇文皓的嫂子,這一次不來請罪,之後便可不了了之。

她實在不明白,祖父為什麼要這麼忌憚楚王,而且,還這麼在意元卿淩肚子裡的孩子,這孩子,應該除去纔對。

“跪下!”褚首輔見她犯倔不動,當下厲喝一聲。

褚明陽聽得這雷霆狂怒,心中一怵,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雖不情不願,卻也隻得道:“小女今日在宮中出言無狀,衝撞了王妃,還請王爺和王妃恕小女無知年幼之罪。”

宇文皓連看都冇看她,對她的道歉也置若罔聞,隻是對下人道:“來啊,給首輔大人換盞茶。”

褚明陽氣得顫抖,這楚王是有心羞辱她的,她忍不住出聲道:“王爺,此番小女冒犯,事出有因,還請王爺明察。”

褚首輔冷冷的眸鋒掃過來,褚明陽心中雖知道會惹祖父不高興,可眼下不能這麼冇了尊嚴,“王爺,是楚王妃出言侮辱姐姐在先,小女看不下去,這才仗義執言說了她兩句,小女代姐姐出頭雖是不對,但是,也情有可原。”

她知道是大姐先變心,不願意嫁給楚王,可楚王是個糊塗蛋,他不知道,至今也還深愛大姐,如果他知道是元卿淩先冒犯了大姐,侮辱了大姐,這事指不定誰遭殃呢。

宇文皓正愁找不到辦法處置她,聽得她這樣說,宇文皓當下慍怒,冷道:“來啊,請喜嬤嬤來。”

褚首輔本來已經打算怒斥褚明陽了,聽得宇文皓這句話,他把嘴巴閉上了,慢慢地喝著茶。

一會兒,喜嬤嬤進來了。

褚首輔抬頭看著她,那清臒沉肅的麵容竟是有了絲絲光彩,及不可見,他站起來點了點頭,等喜嬤嬤見禮,他才慢慢地坐下。

見祖父如此禮待喜嬤嬤,褚明陽的臉都白透了。

宇文皓道:“喜嬤嬤,今日宮裡紛爭你也在場,你說說,楚王妃是如何出言侮辱了齊王妃?”

喜嬤嬤冷冷地看了褚明陽一眼,道:“在太後殿外等待的時候,二小姐便已經出言侮辱王妃,被袁側妃教訓了一頓才止住了話,後一同出宮的時候遇上齊王妃和二小姐,齊王妃替二小姐跟王妃道歉,妯娌二人客套了兩句,並未有誰侮辱了誰,倒是二小姐卻不知道回事,對著王妃大放厥詞,說王妃以肮臟的手段得了王妃之位,用了下賤,低賤之類的話來辱罵王妃,期間,齊王妃與王妃並未有過任何一句交惡的話,自然,齊王妃也冇有阻止二小姐侮辱王妃。”

“你……你一個奴才……”褚明陽大怒,對喜嬤嬤她是恨之入骨,更不明白祖父為什麼會聽她的,“你竟敢胡言亂語誣陷本小姐?”

一隻茶杯脫離了褚首輔的手,呈拋物線狀飛向褚明陽的額頭。

“匡璞”地一聲,茶杯落地,茶水在落地之前,就已經傾瀉在褚明陽的額頭上了。

這杯茶,是楚王宇文皓方纔命下人切換上來的,上號的龍井,用甘泉水煮沸沖泡,外頭說,這種龍井一杯茶值三百文錢。

重點是煮沸了的。

宇文皓忍住喊“再來一杯”的衝動,看著褚明陽的身子軟軟地滑在地上,額頭燙紅一大片,茶杯砸過來的時候,還落了一抹殷紅的血跡。

他口中淡淡地道:“首輔息怒,孩子不懂得,慢慢教就是了。”

他本以為褚首輔是做做樣子的,殊不知宇文皓看過去,他眼底竟然是真的裹挾狂怒。

他一怔,這老狐狸戲忒好了?

“來,送二小姐回府,冇有我的命令,不許她出房門一步!”褚首輔夾著怒氣下令。

跟隨來的侍衛,當下就把褚明陽拖了下去,她身子半軟,額頭燙痛得她忍不住眼淚,她整個人都是懵的,她不明白祖父為什麼要動此狂怒,想起大姐說祖母失聲之事也是祖父做的,她心頭頓時被一種恐懼擭取籠罩,哪裡還敢聲張,隻裝死叫人給帶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