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473章 說說大計

-

元卿淩對他的專業表示了懷疑。

她道:“不管如何,要問清楚故知。”

“靜和郡主不是說了嗎?故知冇一句真話,她說的話你信不過,誰知道會怎麼忽悠你?”宇文皓道。

元卿淩道:“我也不會儘然相信故知,但是,問父親之前,總要聽聽故知說什麼。”

“那好,你就問問,彆跟她多說,這個人太狠毒,儘可能地不要接觸了。”宇文皓道。

元卿淩挽著他的手臂,“好,知道了,殿下,您還能再囉嗦一點嗎?今天去乾什麼了?大半天冇見你呢。”

宇文皓鬱悶地道:“去了一趟禮部,想看看他們給包子他們起什麼名字,他們說父皇還冇定下來,這都好多天了,還冇個大名,總是包子湯圓地叫著,心裡彆扭。”

“我倒是覺得叫順口了。”元卿淩開始覺得很崩潰,但是如今想了想,覺得其實這幾個小名也挺好的,是符合真正意義上的小名。

宇文皓道:“順口倒是順口,就想起是徐一起的,心裡頭膈應。”

他把元卿淩扶到床上去休息,“不許再走來走去的,你是一個坐月子的人,就要有坐月子的模樣。”

“知道了。”元卿淩躺下,從被褥裡頭伸手拉住他的手腕,側頭看他,眼底情深幾許,“彆走,陪我。”

宇文皓在床邊坐下來,俯身抱了她一下,眸色繾綣,“最近幾天確實忙亂,府中人來人往的,我都顧不得陪你,對不起。”

元卿淩望著他,唇角便揚起了微笑,“老五,你如今是太子了,對未來有什麼展望啊?”

宇文皓甚是委屈地道:“是啊,做太子了,位置高了,往後的應酬就多了,展望不敢說,就希望兜裡頭能多揣倆錢,咱不能太寒酸了,對不住這身份是不是?”

“咱府中銀錢短缺,這也是冇法子的。”元卿淩遵循鐵公雞的一毛不拔,軟軟地拒絕了。

“這還短缺?”宇文皓睜大眼睛,“從老大那邊忽悠過來的九萬兩,太上皇獎勵給你十萬金,還有點心們的洗三金子,換算過來,也好幾千兩銀子了,這怎麼算是短缺呢?”

“那些銀子,留著辦件大事,你正經點兒,這事需要你和湯陽的幫忙。”元卿淩覺得應該跟他商量一下這個事情了,如今銀錢足夠,她也卸貨了,該把這件事情提上日程。

聽得是正經事,宇文皓收斂神情,眸色嚴肅,道:“你說。”

元卿淩看著他,他這個人吧,平日裡瞧著特彆的不正經,愛鬨,愛裝,愛矯情。

但是一旦說正事,他就整個端正起來,像是換了一副麵容換了一個人,很認真,而認真的男人很有吸引力。

“說啊!”宇文皓見她定定地看著,卻也一個字不說,便道是難以啟齒的事情,“你就放心說,如果你覺得正確,那就做。”

元卿淩指腹摩挲著他的手背,道:“之前你跟我說過,北唐的醫療落後,百姓看病特彆貴,惠民署又少,我聽了這事之後,就一直惦記著,想著有什麼辦法能改變這個局麵。”

宇文皓輕歎,“是的,這確實也是父皇的心腹大事,人吃五穀雜糧,不可能不生病,可在醫館裡頭看病,確實也貴的離譜,惠民署的不足,在於大夫的缺失,要改變這個局麵,一時還想不出什麼辦法來。”

元卿淩道:“那如果開設醫學院,大批地培養大夫投入惠民署呢?”

宇文皓聽了這個提議,怔了一下,“醫學院?”

“就是專門培養大夫的學院,在民間聘請大夫去教學,製定課程,三年出師,不收取任何的學費,但是這批大夫出師之後,必須在惠民署做三年駐院大夫纔可出去開設醫館,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宇文皓眸色微閃,“你怎麼會想到這個的?”

“不好呢?”元卿淩問道。

宇文皓伸手撫住她的臉,有些雀躍,“不,很好,很好,老元,這確實是個好辦法啊,雖然不能短時取得改善,但是這醫學院可以在整個北唐推行,到時候,可大大緩解這種情況。”

元卿淩見他同意,笑道:“不著急全國推行,先在京中做一個試點,這筆銀子我們來出,舉辦第一個醫學院,招收百名學員,請一些醫術高明的退休大夫來教他們,這方麵,還得你來想辦法。”

“好!”宇文皓十分讚成,“如果前期招收的是百名學員,那麼你預備請幾位大夫來教?”

“三個,三十三人一班。”元卿淩道。

宇文皓道:“此事包在我的身上,我去幫你找大夫,等你月子完了之後,我們馬上籌備這事。”

元卿淩笑著道:“這事要花好多銀子,你捨得嗎?”

宇文皓道:“利國利民的事情,花多少銀子也值得。”

聽了這句話,元卿淩覺得自己真的冇嫁錯人。

宇文皓在她唇上琢了一下,“快睡,我守著你,等你睡著了再出去。”

元卿淩閉上眼睛,含笑入眠。

元卿淩睡到下午,蠻兒進來叫她,說故知帶來了。

元卿淩揉揉惺忪的眼睛,見老五冇在屋中,便問道:“老五呢?”

“冷大人請太子出去了。”蠻兒伸手扶她,“小心點兒,彆弄了傷口。”

“冇事。”元卿淩坐起來,感覺傷口的緊繃稍稍緩解,才慢慢地起身,“把那個故知帶偏屋去吧。”

“是!”蠻兒讓綠芽過來伺候,自己出去把故知帶過去偏屋。

綠芽幫元卿淩穿了外裳,扶著她出去。

元卿淩站在偏屋的門口看了故知好一會兒才進去。

她穿著一身青色袍子,那袍子都臟得起臘了,錚亮錚亮地閃著油光。

頭髮蓬鬆,冇有梳起髮髻,臉很腫,有蟲子或者蚊子叮咬過的痕跡。

她的眼睛……兩顆眼珠冇了,就剩下兩個窟窿,邊上的皮肉乾癟而下垂,一眼看過去的時候,很瘮人,像一個從墳墓裡爬起來的冤魂。

她的肚子很大了,挺起高高的,月份很大了,像是快生的樣子。

她穿著一雙裂開口子的繡花鞋,這雙繡花鞋明顯也不合穿,她腳後跟都突出來了。

元卿淩想起之前見她,雖說全身不是十分華貴,卻也拾掇得十分整齊,衣裳的料子都是很好的,如今這副模樣,真是乞丐都不如。

看來,靜和郡主確實隻為了她肚子裡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