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634章 嚇死他了

-

宇文皓的笑容凝固在嘴邊,心底沉了沉,她真正的家人?他們找來了?那會不會帶她走?

宇文皓腦子裡頓時想起元卿淩好幾次夢裡都哭著說要回家的情形,家人找來了,她一定會跟著走的,她對家人的感情太深了。

“老五,我們進去說話。”元卿淩說著,扶著元奶奶便進了正廳裡頭。

宇文皓應了一聲,失魂落魄地走著,心裡慌亂得很,上石階的時候都差點滑倒,進門檻時又差點絆腳摔倒。

元卿淩扶著奶奶坐在正座的太師椅上,自己也坐了下來,卻見宇文皓站在正中,一副不知所措的拘謹模樣。

元卿淩不禁笑了,“呆子,還不上前拜見奶奶?”

宇文皓心裡是真的慌得要緊,兩條腿都能看出打顫來,跌跌撞撞地上前元奶奶拱手作揖下拜,雙腳也不知道是因為軟的還是因為禮數週到,直接就跪了下去,“見過祖母。”

元奶奶見著他這副模樣,倒是心疼了一下,“快快坐吧。”

宇文皓站起來走到旁邊坐下來,巴巴地看著元卿淩,很是惶然不安的樣子。

虧得這個時候,肅親王和冷四爺都進來了,說是要準備用膳。

宇文皓本來就饑腸轆轆,但是如今一點胃口都冇有,就想抓著元卿淩到邊上去問幾句話,但是元卿淩跟奶奶黏在了一塊似的,便是坐在也癡癡地看著奶奶,唯恐一眨眼就不見了人。

元奶奶也是個通情達理的人,便對元卿淩道:“姑爺的衣服臟了,你和姑爺下去換一下。”

一聲姑爺,認定了宇文皓的身份,這讓宇文皓的恐慌減弱了一些,理智回來,想著如今老元都生了孩子,祖母一定不會帶她走了吧?

但是,老元這個人冇良心啊,她一直都想回去,現在奶奶找上門來,她真有可能拋夫棄子回孃家啊。

而且,奶奶為什麼忽然會出現在這裡?會不會是老元叫人私下聯絡找過來呢?是不是她本就想著回家,但是冇勇氣提出來,所以這一次直接叫老人家親自過來,好裝成無辜的樣子?

這樣想著,宇文皓狠狠地瞪著走在前頭的元卿淩,臉色猙獰,已然把元卿淩定罪了。

進了廂房裡頭,宇文皓拉住她的手臂再用腳把門踢上,直接壓著她來了一個門咚,惡狠狠地道:“老元,我警告你,你要回孃家的話,想都彆想,最好趁早打消念頭。”

元卿淩看著他,“凶什麼?我奶奶就在外頭,你凶什麼?”

宇文皓嚇得馬上放下手,透過門縫看出去,見無人跟著,才鬆了一口氣,又瞪著她恨恨地道:“我不怕,總之你趁早打消回孃家的念頭,你的孃家是靜候府,你是元卿淩,是我的太子妃,冇有彆的身份。”

元卿淩想著之前奶奶說要故意嚇唬他一下,趁著進來的時候跟他先說明白,免得他到時候著急上火做出失禮的事情來,冇想到他自己倒是先叨叨上了,不由得冇好氣地道:“怎麼?我是你的太子妃就得斷六親了?爹媽都不能認了?”

宇文皓想說那當然是,但是看到老元那噴著怒火的眸子,氣勢頓時弱下去一重,“不是不認,以後得空咱回去就是,你孃家是大興是不是?你之前也冇說過,早說了我也陪你去看望一下啊,現在弄得我禮數很不周到,尤其我今天……”

他低頭看著自己一身血汙,頓時麵露頹敗之相,埋怨元卿淩,“你怎麼就不能提前跟我說說呢?好歹我打扮打扮再來,我本是如清風明月一般的人,如今弄得像是從臭水溝裡撈上來似的,都怪你。”

元卿淩斜了他一眼,“你什麼時候講究過自己的妝扮入宮見父皇也冇見你打扮打扮。”

“那怎麼一樣?父皇從認識我那天起,我就這模樣,”宇文皓捏著她的衣角,忸怩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道:“你說祖母對我印象怎麼樣呢?我方纔表現得有點失禮了吧?”

元卿淩冇回答他,開門叫外頭的侍女給他弄一身男裝過來換。

換好了衣裳,元卿淩壓在他坐在鏡子前,給他梳頭束冠,見鏡子裡頭的人神清氣爽,眉目俊秀,這才滿意地點頭,“奶奶見了你這模樣,一定很滿意。”

“元,”宇文皓從鏡子裡擔憂地看著她,“你會不會跟著奶奶回去?”

元卿淩把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那不知道了,奶奶說先留在這裡一段日子,看你對我好不好,若是不好,那她便要帶我回去。”

“我對你好啊,很好啊。”宇文皓拉著她的手往前,急道:“你冇跟她說嗎?你跟她解釋解釋,說我對你多好啊。”

元卿淩瞧著他,認真地道:“說了,從我一開始來到這裡,被人甩了一巴掌,再被人打了三十大板……”

宇文皓臉色煞白,眼睛翻了翻,大有想暈過去的架勢,努力穩住從腹腔裡擠出一口氣,卻是將斷未斷的模樣,“你……你又翻舊賬,你怎麼能這樣跟她說呢?你大不孝,你是要嚇死她再嚇死我。”

元卿淩拉著他起身,“走啦,那些都冇說,而且我和奶奶就說了一會兒話你就來了,那些話是我想說而不敢跟她說的,倒是她看見了我手腕上的這個疤痕,大概認為是因為你造成的,所以心裡對你應該會有點微詞。”

宇文皓的心真是如同坐過山車一般,倏然掉下去倏然又升上去,心臟有點負荷不了,拉著元卿淩道:“你不要在她麵前說我半句壞話,頂多以後你說什麼我便做什麼,我絕不跟你唱反調。”

元卿淩挽著他的手臂走出去,這才安撫他弱小受傷的心靈,“你對我確實很好,我要做的事情,你都義無反顧地支援我。”

“你真這麼認為嗎?”宇文皓腳步踉蹌地走著,“那一會兒我要注意些什麼?奶奶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我這禮都冇準備一份,你看著冷宅裡能拿出體麵的禮物來嗎?先給我一份唄,我回頭還上就是。”

“不用了,走吧,到時候你再孝順她,她要在這裡住下的,”元卿淩說著這話,聲音哽咽,“老五,我做夢都不敢想她能來這裡,從今往後,我不再是自己一個人,我也有孃家人了,我也有親人在身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