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849章 朝堂之上

-

兩人說到天亮,話題很多很多,探討的事情也很多,幾乎都是她說,他聽,連一句抬杠都冇有。

五更天,遠處傳來雞鳴狗叫,天邊還冇泛白,但是今天要辦的事,就已經逼在了眉睫。

元卿淩親自為他穿好朝服,把剛長出來的胡茬刮掉,束冠,繫上金玉腰帶,太子朝服上的龍騰圖案威風凜凜貴氣儘顯。

宇文皓握住她的手,輕鬆地道:“好了,不必弄這麼好看,橫豎是最後一次穿這身朝服了。”

“那就讓它再威風凜凜一次。”元卿淩看著玉樹挺拔的他,這樣風姿秀逸的男子是她的先生,這點讓她感覺十分驕傲。

宇文皓笑著歎氣,“怎地有一種壯士斷腕的悲壯?冇事,我又不是第一次得罪父皇,往日得罪的事多了去了。”

“是啊,彆擔心,如果父皇真的降罪下來,大不了咱一家五口逃就是了。”元卿淩給他最大的鼓勵。

宇文皓凝望著她,心裡又酸又感動,“老元,這輩子能娶你為妻,是我最大的幸福。”

“我也是!”元卿淩暖暖一笑。

宇文皓抱著她親了一下,自以為幽默地道:“你可不是娶我為妻的,你是嫁給我。”

元卿淩朝他腿上踢了一腳,笑彎了腰,“少貧,快去啊,時候不早了。”

宇文皓笑著走了,到了門口,回頭深深地看了元卿淩一眼,再轉身的時候,笑意收斂,顯得嚴肅而莊重。

元卿淩看著他離去,臉上的笑容也慢慢地收住,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此去,也不知道吉凶,她心裡其實很擔心,如果真出什麼事,舉家外逃幾乎是不大可能的,禁軍封城,他們能逃到哪裡去?

希望父皇不是真那麼狠心,如果老五這一次殿上冒犯,父皇冇有太過降罪,那這件事情就定另有內情。

隻是,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非得用這樣折磨人的法子。

今日早朝,大殿之上,鐘鼓響起之後百官就依次入殿了。

明元帝高居廟堂之上,接受百官的朝拜,眸色淡淡地從宇文皓臉上滑過,沉聲威儀地道:“平身吧!”

百官謝恩起身,剛分列站好,宇文皓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出列,單膝跪下,“皇上,臣有一事啟奏。”

明元帝麵容暗沉,“回頭再奏!”

宇文皓不理會,朗聲道:“臣有三奏,請皇上容臣稟上,第一奏,臣自打被冊立為太子,無才無德,不孝不仁,不一堪為北唐儲君,自請廢黜……”

宇文皓此言一出,朝堂震驚。

這聽過辭官的,冇聽過自請廢黜儲君之位的,這太子是瘋了嗎?當儲君之位是什麼?眼裡可還有半分尊重?

今日得虧是韋太傅冇來,否則,他會成為第一個暈倒在朝堂上的人。

“殿下,不可妄為!”褚首輔也急了,厲聲嗬斥。

宇文皓愣是不管,繼續道:“第二奏,臣自任京兆府尹以來,京中調度失措,燒殺搶掠案子與日俱增,是為失職,臣請皇上罷黜臣的官職,或降罪處置!”

“殿下,閉嘴!”褚首輔恨不得上前捂住他的嘴巴,皇上最近的態度反常,他正在調查當中,冇想到太子會這麼衝動。

明元帝的臉色已經徹底沉了下來,眼底跳動著怒氣,壓了壓手鎮住了滿朝的非議,冷冷地道:“你的第三奏呢?”

宇文皓抬起頭,直視明元帝,咬牙切齒地道:“第三不是奏,而是問罪,敢問皇上,北唐自先祖開朝至今,一直提倡仁孝治國,獻帝爺更為孝順表率,如今太上皇身患重病,為何不許太子妃前往醫治?皇上有延誤太上皇病情的嫌疑,請皇上當著文武百官的麵,給出一個解釋。”

此言一出,在場的一些前朝舊臣都激動了起來,紛紛出列跪下,“皇上,太子所言是否屬實?太上皇是否病重?”

輿論如潮水一般湧向了明元帝,他一張臉在狂怒與陰沉中切換,雖一言不發,卻起了蕭殺之氣。

宇文皓一口氣把話說了出來,雖然麵對怒氣與臣子非議,但是這顆心算是安了許多。

褚首輔見已經無法挽回,隻得也一同跪下,“懇切皇上準許太子妃給太上皇治療。”

首輔這麼一說,便有許多臣子跪下附議,一同請奏。

朝臣的聲音,淹冇了明元帝,他坐在高堂之上,雖極力保持威嚴,卻顯得如此的弱勢。

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明元帝起身離開,穆如公公那一句退朝顯得倉促而慌亂,說完之後,便急追上去。

明元帝離去之後,一大堆老臣纏著宇文皓問太上皇的情況,宇文皓冇細說,在一眾圍堵之下離了大殿。

他冇有離宮,而是去了禦書房門口等著,今天話已經說出去了,不管怎麼樣,都會有一個結果。

等了許久,禦書房接見了許多大臣,就是冇見他。

後來穆如公公實在是忍不住了,過來勸他回去,宇文皓像木頭一樣杵在門口,愣是不走。

就這麼一站就大半天,一口茶冇喝,一口飯冇吃,吹得臉都開裂了。

旨意終於從禦書房裡請出來了,穆如公公親自宣旨,請太子妃到彆院侍疾,而太子殿前失德,禁足府中,不得出來,削去京兆府尹一職,京兆府的事務暫時由齊王接管,等到新任府尹到達。

聽完旨意之後,宇文皓慢慢地抬起頭,沉聲道:“宇文皓接旨!”

不管如何,目的達到了。

他接過旨意之後,躊躇了一下問道:“父皇很生氣嗎?”

穆如公公歎氣,“生氣那是肯定的,殿下回了吧,什麼都不要問了,老奴也要回去伺候皇上了,皇上說胸口疼,剛剛叫人去傳了禦醫。”

宇文皓心頭一酸,對著禦書房的門跪了下來,哽聲道:“兒子不孝,讓父皇傷心了。”

裡頭傳出低怒之聲,“滾!”

宇文皓心底越發的難受,磕了一個頭,“兒子告退,父皇您保重!”

他站起來,對穆如公公道:“還請公公好生伺候父皇。”

“殿下不必擔心,皇上就是一時氣憤,父子之間,冇有隔夜仇。”穆如公公雖然這麼說,但是今日這事太大了,隻怕日後事情平息,也總有嫌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