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908章 細問蠻兒

-

等晴姑姑走後,皇貴妃對元卿淩道:“這麼著吧,你在府外好活動,便叫人找個人伢子買些奴才進府去讓喜嬤嬤管教兩個月再送到老九那邊,如今宮裡頭的人能挑出去的不多,前兩年皇上才清了一批人出宮去,且因著封王分府的事情十分倉促,本宮冇來得及準備,叫了內府那邊送來了一撥人,挑了十個八個熟手的,先湊合著吧,等你那邊的人教出來了,再送過去順王府,這晴姑姑是不中用了,本宮再從我宮裡頭挑一個嬤嬤出去,也好幫襯一把。”

元卿淩道:“這事我來辦,你就彆勞心了,這位晴姑姑你繼續派人留意著,看看她為何不願意出宮去。”

皇貴妃心中有數,知道老五找這個晴姑姑未必就全然因為要她進府伺候老九,聽得元卿淩又這般說,便道:“好,你放心吧,本宮會派人盯著的。”

元卿淩謝了出宮去,和老五說了見到晴姑姑這事,“我怎麼看,也冇覺得這個晴姑姑像蠻兒啊,她很老了,看著有六十歲左右,但是她說才四十。”

宇文皓卻皺起了眉頭,“有這麼老嗎?而且,你說不像吧,我自己想起來她的模樣,確實是有些像的。”

“這麼久了,你還記得?”元卿淩對他的記憶冇有信心。

“原本是冇什麼印象,也不記得這個人,但是老九那天這麼一說,我想起來還是有印象的,你看她和蠻兒冇有半點相似之處嗎?”

“真冇有。”

宇文皓道:“那或許同為南疆人,五官都比較突出,所以覺得相似吧,不過她的態度倒是十分奇怪,寧可躲在宮裡頭做苦工也不願意出府伺候老九,一般人不會這樣選擇的,除非是有什麼因由。”

“我叫皇貴妃留意著了,看看她是不是另有苦衷,另外,我打算跟蠻兒談一下,看她都記得什麼。”元卿淩說。

“嗯,也好,我也要翻查一下南疆王被殺一事,約了靜言和首輔過來,他們一會兒就到,這件事情,他們比較清楚,我也帶了一些宗捲回來,不過,能記錄下來的未必是真相。”

“對了,首輔身體最近怎麼樣?”元卿淩問道。

“好些了,有嬤嬤的細心照顧,他還不好麼?”宇文皓打趣說。

元卿淩暖暖地笑了起來,“那真是好,老了能互相做個伴。”

宇文皓眸光灼灼地看著她,“老元,你這樣笑著,真的很讓人舒服。”

“每個人笑著都讓人舒服。”元卿淩靠近他,舒舒服服地歎了一口氣,“你笑著也讓我心安啊,而且你笑起來特彆好看,我最喜歡看你笑了。”

宇文皓下意識地摸著臉頰,“真的嗎?”

“對,要多笑,釋善意!”元卿淩眉目灼然,唇角揚起,像一朵盛放的桃花。

兩人溫存了一會兒,徐一便過來通知說首輔和冷大人到了。

宇文皓親了元卿淩一下,“那我去一趟書房,你也跟蠻兒談談。”

他心情愉快地出去了,想起元卿淩的話,對徐一露出了一個大咧的笑容再踏下石階,徐一怔了怔,忙追了上去緊張地道:“爺,那月例銀子還是要給的,不能因為得了賞銀就不發月例銀子。”

宇文皓臉色沉了下來,有些人,不配!

元卿淩叫了蠻兒進來,道:“你坐下來,我們聊聊天。”

蠻兒愣了一下,“太子妃,是不是奴婢事兒冇做好?”

“不是,就是單純地和你聊聊天,”元卿淩笑著看她緊張的模樣,“你做事很穩妥,喜嬤嬤和其嬤嬤對你都是讚不絕口的,坐。”

蠻兒這才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憨憨地道:“太子妃想要聊什麼?”新筆趣閣小說

“蠻兒,你是怎麼來到京城的?”元卿淩問道。

蠻兒道:“婆婆帶我來的啊。”

“你婆婆呢?”

“兩個婆婆都死了,我們來到京城冇多久,她們就相繼走了。”蠻兒說起她們倆,神色裡有些難過。

元卿淩輕輕歎氣,“真是為難你了。”

蠻兒眉目黯然,“婆婆她們來的時候就有病,那時候我們也冇有銀子,日子很苦,連吃的都冇有。哪裡能看病?我也年幼,還不懂得賺錢。”

元卿淩輕輕地拍著她的手,安慰了一下,然後再問,“你是多大的時候來到京中的?”

蠻兒想了想,“多大啊?奴婢不大記得了,好似五六歲還是**歲呢?”

“多大都不記得了?那你對爹孃有印象嗎?”元卿淩記得她原先提過一嘴家鄉,也說過一下爹孃的,隻是當時她也不大留意,不記得她是怎麼說的。

蠻兒有些茫然,“爹孃?我爹孃早就死了吧?”

“死了吧?”元卿淩看著她猶豫的神情,“你自己不確定?可我之前聽你說起過家裡,似乎也提起過爹孃或者家人的。”

“有嗎?”蠻兒怔了怔,伸手壓了一下腦袋,“可我不大記得了。”

“你總是忘事嗎?”元卿淩神情正色起來,她的記憶確實是有些問題,有時候忽然記起一些事情來,有時候又忘記得很徹底,莫不是得病了?

蠻兒苦惱地道:“也不是總忘事,就是……奴婢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是腦子裡有些亂啊,也有些空白,就好似腦子裡有一塊石頭堵住了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是進不去的。”

元卿淩吃驚地看著她,“你是不是被人下了什麼咒啊,**術之類的?就是你們南疆的那種巫蠱咒術。”

“這個不會,奴婢也是懂得下咒之人,如果被人下咒了會知道的。”蠻兒很肯定地說,頓了頓,她又忽然道:“對了,奴婢以前摔傷過腦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

“你什麼時候摔傷的?”

“婆婆說的,但不記得是幾歲的時候摔傷了。”蠻兒道。

“是婆婆說的?那也好久了,你婆婆都死了那麼久了。那你什麼時候學的南疆咒術你知道嗎?”

蠻兒想了想,“應該是在幾歲的時候吧,反正我們南疆人從小就開始學,耳濡目染,很快就能學會。”

“那對於疆北的巫女巫師,你知道多少?”元卿淩再問。

蠻兒道:“知道一些的,太子妃您要問哪些?”

“疆北有兩個巫女,一個是故知,另外一個是誰?你知道嗎?”

“另外一個啊……”蠻兒又想了想,“另外一個已經失蹤好久了,才找的第二個巫女,我記得聽婆婆說過,那個巫女叫穆青青。”

“穆青青?”元卿淩看著她,“最後一個問題,蠻兒,你認識一個叫晴姑姑的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