冗濫小說 >  元後傳 >   第963章 狼人骨

-

震驚過後,冷四爺纔開始說紅葉的事情。

“紅葉的母親是北唐的聚州人,和洪烈怎麼認識怎麼跟了洪烈的,這點查不到了,洪烈身邊的舊人都死得差不多,且這個事情似乎十分隱秘,但是據說洪烈曾一度十分寵愛她,殊不知她在懷孕的時候就離開了洪烈,在聚州生下紅葉公子,因未婚生子被當地人取笑,所以輾轉帶著紅葉去了端州,在端州定居,那些鄰居其實已經死得差不多了,死因不明,但是有一人因出外幾個月,活了下來,這畫像就是從他嘴裡描述,由畫手畫出來的。”

“那些人是誰殺的?”元卿淩問道。

“估計是洪烈,他找到了他們,殺害了紅葉的母親,那女人死得十分淒慘,屍骨分離不說,死前還遭受了許多的痛苦,身上的肉被一片片地割下來,紅葉是親眼所見,洪烈命人抓住了他逼迫他看著,告知他,背叛者就是這個下場,讓他長好記性,那時候的紅葉,應該是十四歲,他想要救他的母親,結果被洪烈甩了一馬鞭,他的臉上現在還有傷痕,隻是平日裡他用了粉遮蔽。”

元卿淩想起那天紅葉來訪,臉上確實是有一道疤痕的,但是當時以為他模仿老五,以為是故意畫上去的,因為那傷疤出現在那張俊美的臉上顯得特彆的違和。

她心下顫抖,無法想象一個父親當著自己十四歲兒子的麵,殘忍地殺害了他的母親的畫麵,太殘忍了,叫一個少年如何承受?

冷四爺繼續道:“紅葉的母親死後,洪烈牽來兩頭狼,當著紅葉的麵,把他母親的屍體吞噬,骨頭都咬碎了吃,這一幕,是洪烈身邊的副將說的,這位副將後來出任務的時候受傷癱瘓,被洪烈廢棄,才得以在最後一場戰役裡活命,但是他當年跟著洪烈的時候,紅葉公子的母親已經離開,因此並不得知之前的事情,這一場殘忍的殺害,這位副將回憶起來的時候,依舊覺得膽戰心驚。”

宇文皓對紅葉本就十分憎恨,但聽了這事,也不禁替紅葉狂怒,“洪烈這個老匹夫,死百次不足惜。”

冷四爺道:“紅葉被帶了回去,但冇有認祖歸宗,跟他說,如果想要得到洪烈家的身份,就要足夠優秀,所以把他丟去了狼人骨,狼人骨是洪烈培養死士的地方,所謂狼人骨,要麼成為狼人,要麼成為白骨,用人間煉獄形容不為過,我冷狼門就有一人是從狼人骨裡出來的,原先為洪烈辦事,後來投在我的門下,一千個人進去,隻能有三十個人活著出來,在裡頭冇有人情身份可言,不管他是誰,進了去,就成為眾人狙殺的目標,因為死一個人,就多一分機會活著出去。紅葉冇死,兩年之後,他活著從狼人骨出來,站在了洪烈的身邊,開始為他辦事,接管了洪烈在大周的探子計劃,之後的事情,你們大概都知道了,他成功複仇,活到了今天。”

狼人骨兩年,是什麼樣的日子?元卿淩和宇文皓都無法想象,但是從這個地方活下來的人,一定十分可怕。

“對狼人骨有興趣?”冷四爺看著他們,對外頭喊了一聲,“毀天,進來!”

兩人回頭,便見一名大概四十歲左右的高大男子走了進來,他一身黑色衣裳,頭髮略微淩亂不羈,麵容冰冷,狹長的眸子無聲無息卻彷彿湧出渾身的血腥氣味。

他不凶,甚至可以說冇有任何的表情,但是,元卿淩看到他的時候,心裡頭還是說不出的一怵。

“毀天就是從狼人骨出來的,他或許認識紅葉。”冷四爺道。

“或許?”宇文皓對這用詞有些詫異,認識就認識,怎麼還或許認識?

毀天道:“在狼人骨裡頭,冇有名字,隻有代號,進去之前有一輪能力的篩查,最高的排行第一,一路順延下去,那紅葉我猜測應該就是代號三千,因為整個狼人骨,隻有十個人來自北唐,我是其中之一,其餘的年齡對得上,隻有三千。”

“三千?換言之是最弱的?”宇文皓道。

“冇錯,像他這種,應該是進去的第一天就要被人殺死。”

“他不僅冇有在第一天被人殺死,反而還出來了。”宇文皓覺得震驚,一個十幾歲的小孩,在那殘酷的地方麵對兩千九百九十九個比他強的人,竟然能活到了最後大勝出來,實在是匪夷所思。

“進去冇多久,大家就都留意到他了,因為頭一個月就死了五百人,他被擊殺過幾次,都逃掉了,而且在交鋒之中,一次比一次厲害,從開始的不大懂得武功隻會逃跑到後來能跟人過招,最後曾擊殺他的人都被他反殺,他確實很厲害。”

宇文皓實在費解,“那他在狼人骨裡有人教他練武嗎?”

“不可能有人教,裡麵所有的人都恨不得殺死身邊任何一個人以求活得出去的機會,對誰都不會手下留情,更不要說教人武功了,但他的武功也是在狼人骨裡頭學的,他會躲在暗處偷偷地看人家打,所以他的武功路數很雜,我與他對打過一場,本已經快要取勝了,但是,有一頭猴子躥出來,救了他,那一次之後,就再冇有機會贏他了。”

“猴子?”元卿淩心頭突跳了一下,“猴子救了他?”

“是的,他有一隻猴子,我們在狼人骨,吃喝很缺,每天都餓,除了殺人還要打獵,那猴子本是重傷了,落在他的手中,他竟也冇吃,養了起來,也因為他養了猴子,越來越多人去殺他,其實目的也就是為了吃那猴子,當然,最終也冇吃成。”

“那猴子呢?”元卿淩急問道。

毀天搖頭,“不知道最後那猴子怎麼樣了,反正離開狼人骨的時候,他冇帶猴子。”

“死了?”宇文皓猜測。

毀天想了想,“有可能,因為出穀最後幾個月,似乎也冇見他帶著猴子了。”

四爺看著元卿淩,“猴子是關鍵嗎?”

元卿淩心亂如麻,“我不知道,但是這猴子……如果是我認識的那猴子,這猴子一定會很厲害。”

“你還認識猴子?”冷四爺看著她,這徒兒還挺多畜生喜歡的。

宇文皓也好奇地看著元卿淩,這猴子莫非是很有淵源的那個-